中国大陸警方首次偵破“二元期權”詐騙案,涉案金額達1600萬元


近年來,金融投資詐騙的手段和方式層出不窮,比如二元期權、外匯、債券、股票、能源等。近日,江北警方就偵破了重慶第一起以“二元期權”投資為名義實施詐騙的團伙案。

重慶時報5月9日電,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區分局9日披露,該局近日破獲一起特大新型詐騙案,犯罪嫌疑人以“二元期權”投資為名實施詐騙,警方目前已核實涉案金額共計1600餘萬元。

合夥購買“二元期權”交易設備試圖穩賺不賠


涉案無監管二元期權黑平台。

今年3月初,重慶市江北區刑警支隊接到來自全國各地的11名受害人代表報案稱,他們從2016年10月份起,在參加一家名為“澳大利亞金鼎國際集團旗下中國一級代理商”的宣講會後,陸續在該公司平台開設賬戶,進行“二元期權”投資買賣。隨著投資數額增加,到2016年底,他們發現該平台無法提取現金,在今年1月中旬,該平台竟無法登陸,他們這時才意識到被騙。

  接到報案後警方立即成立專案組,並到全國多地走訪摸排。通過調查民警發現,“二元期權”的實質是創造風險供投資者進行投機,不具備規避價格風險、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與證監會監管的期權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有本質區別,其交易行為類似賭博。而該平台所謂的“第三方賬戶”實則為主要股東的私人賬戶,他們隨時可從中提現使用。

   據嫌疑人交代,去年9月份以來,犯罪嫌疑人邱某、羅某、郭某等人夥同黃某、万某在重慶、河北等地進行虛假宣傳,稱其所在的江北區朗晴電子產品經營部系澳大利亞金鼎國際集團旗下中國一級代理商,是國內正規的可進行外匯二元期權交易的公司,後鼓吹其公司開發的金鼎國際“二元期權”平台進行外匯交易是如何賺錢,拉攏大量客戶註冊其公司MT4賬戶,併入金進行交易。

    2016年3月,他們四人在某“二元期權”交易平台投資時認識,當年8月有人介紹仇某與他們認識,稱仇某可以操控外匯K線圖數據走勢,達到賺錢目的。四人決定共同出資60萬元,用於購買仇某的軟件和資金支付平台,以及配套的“金鼎”網頁進行詐騙,而他們宣稱的澳大利亞金鼎國際集團則根本不存在。

  可好景不常,去年12月,一個叫王某的客戶通過多個賬戶,讓黃某等人的公司損失100多萬元。黃某趕緊讓負責平台維護的仇某採取措施,通過封號、拉黑名單的方式不讓王某出金。但直到12月下旬,王某等人通過多個陌生賬戶操作獲得大量盈利,仇某來不及做風控,黃某等人只能眼睜睜看著王某出金200多萬元,而公司賬戶也只剩下200多萬元。其他客戶見狀,也要求像王某那樣進行出金,黃某等無奈,只好將平台關閉,並將賬戶裡面的200多萬元提出來瓜分。今年1月,該公司徹底關閉。

    截至目前,警方已核實該團伙涉案金額共計1600餘萬元,已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400餘起報案。黃某等人因涉嫌詐騙罪已被刑拘,案件還在進一步辦理中。
  民警提醒,所謂的“二元期權”網站平台大多註冊在境外,在國內無網絡備案信息、無實際辦公地址,投資者一旦上當受騙,損失很難追回。請投資者不要參與此類網絡“二元期權”交易,以免遭受損失。  

二元期權投資風險知多少

儘管當前各種二元期權網站平台和大量內嵌二元期權結構的互聯網金融產品有些讓人眼花繚亂,其打出的“易操作、回報高”等字眼也讓人有些心癢,但對於投資者而言,進行這類交易時謹防風險必不可少。

“目前我國並無關於二元期權的相關法律規定,根據民商事領域’法不禁止即可行’原則,二元期權並不屬於違法的範疇,但具體個案仍需具體分析。”游弋表示,特別是相關網站大多並不屬於國內公司名下,規避了我國關於開辦經營性網站的行政監管,更容易滋生違法犯罪。

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孫仕琪表示,從國外經驗來看,擁有境外經營牌照的二元期權平臺本身從事固定收益期權業務的,其業務開展合法合規,目前全球認證的證照頒發機構包括美國期貨行業協會(NFA)、英國的金融管理局(FSA)等。但是對於擁有境外經營牌照的二元期權平台能否在我國期貨市場內從事二元期權交易還是有待商榷。

“就目前二元期權平台提供的服務模式來看,設立在境外的公司通過互聯網吸引境內客戶,其交易對象為境外未來某段時間外匯、股票等品種的價格走勢。這種服務模式在我國未被明確定義為期貨產品交易還是金融衍生品交易,目前只能籠統地稱為金融產品。在非以境內期貨為交易對象的情況下,對於這類二元期權交易的行政監管也比較困難。”孫仕琪說。

二元期權排行網提醒廣大二元期權投資者,在參與二元期權交易時,要警惕兩大風險:一是這類網站平台多註冊在境外,服務器也在國外,在國內沒有具體的營業地或者可供執行的財產。如果服務方違約或者侵害投資者權益,投資者在國內起訴可能面臨送達不到或者無法執行等情況;二是投資者對標的資產走勢判斷,決定了獲利或虧損的結果,本身也存在投資風險。

IQ Opiton二元期權-CySEC嚴格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