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nda及FXCM等外匯經紀商公開反對ASIC措施

近日,針對去年公佈8月公佈的“禁止經紀商向散戶投資者發行和分銷差價合約(CFD)及二元期權”徵詢意見,澳大利亞證券與投資委員會(ASIC)公佈了澳洲主要經紀商的一些反饋意見。事實上,這一舉措遭致了包括Oanda、激石及福匯等全體澳洲外匯經紀商的強烈反對。

澳洲外匯經紀商

ASIC擬跟隨歐洲EMSA收緊政策步伐,在交易槓桿方面,ASIC與歐盟ESMA實施的新規卻不同,該監管機構不會單列主要和次要貨幣對,而是對所有貨幣對槓桿比列限制在20:1。股票指數則建議為15:1;商品(不包含黃金)為10:1;黃金為20:1;加密貨幣為2:1以及股票為5:1。

然而,鑑於多數持牌經紀商抱強烈反對態度,至今ASIC沒有進一步的推進該措施,而是一直在推遲落實。進入2020年後,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擴散,想必有關槓桿下調等乾預措施會無期限推後實施。

針對諮詢性文件,ASIC收到401份意見書,其中包括41家交易商。這些交易商均對這種試圖限制槓桿的措施表達了擔憂與不滿。

澳大利亞經紀商反對ASIC諮詢性文件

澳大利亞本土經紀商Pepperstone(激石)一致對ASIC的新規表達不滿,該公司首席執行官Tamas Szabo曾公開抨擊ASIC,表達了對ASIC獲得產品干預權力後實施一系列行為的擔憂。認為ASIC新規偏離了金融創新方向,並正在扼殺澳洲金融創新能力。

“我們擔心產品干預的諮詢文件(CP322)中的某些規定過於嚴格,比如不允許理解並接受我們產品有關風險的投資者,進行相關交易需求。同時,也擔心這種限制交易者選擇自由的措施,將導致澳洲投資者選擇ASIC外管轄司法區的經紀商進行交易。”

身為澳洲CFD&FX協會主任、Pepperstone合規及風險操作部門負責人Peta Stead表示,“ASIC擬出台的新規實際上可能會導致更多零售投資者轉向那些沒有監管牌照的經紀商,因為這些經紀商擁有更高且更靈活的槓桿,這些經紀商可能會對散戶造成更大傷害。”

“ASIC似乎沒有意識到,有很多散戶投資者完全了解差價合約和外匯產品的風險,但希望投資於這些產品以獲得其它金融產品沒有的短期收益。”Peta Stead補充道。

Oanda Australia董事總經理Anthony Griffin對此表示,“我們認為ASIC應該考慮將CFD交易槓桿比例上調,而非1:20這種水平,因為目前在其他主要司法管轄區所提供的槓桿比例均高於這一水平。若未能與其他監管區域保持一致,將出現不良的監管套利行為。”

FXCM Australia表示,ASIC的監管新規可能會讓澳大利亞散戶投資者推向不受監管的經紀商“手中”,在不受管轄的主體上進行交易,可能會給ASIC帶來更多麻煩。

另外,ASIC引入槓桿限制措施,將迫使客戶轉向那些高槓桿的離岸公司。這些後果將會破壞ASCI倡議與FXCM達成共識的監管措施及有效性,即標準化風險警示、營銷激勵禁令等,這也導致客戶資金面臨潛在的損失風險。

2019年,澳大利亞的差價合約、零售外匯及二元期權等場外衍生品企業每年的營業額約為11.5萬億澳元,服務於26萬名投資者,納稅總額1.84億澳元,並僱用350多名工。

2020/9/19 - 外匯經紀商排名

二元期權經紀商

比特幣交易所介紹